开出租、送快递、端盘子……韩国65岁以上老人就业率全球第一

9月的一个下午,韩国首尔瑞草区的一家麦当劳店内,75岁的全东华头发花白,身穿工作服,忙着摆餐桌。

去年10月,全东华在一堆应聘者中脱颖而出,进了麦当劳做“老年实习生”,今年2月转正。目前他负责店内设施维护,包括整理餐桌和端盘子。

全东华大学毕业后在广告公司工作了20多年,2007年退休(韩国法定退休年龄为60岁)。如今在麦当劳,他一周工作5天,每天8小时,月薪为90多万韩元(约合人民币4500元)。

“钱虽然没以前赚得多,但足够我下班后喝点小酒了,”全东华说,“我的朋友们都很羡慕我,退休后还能找到一份工作。”

在今天的韩国,不管是出租车司机、快递、保安、还是餐馆服务员,随处可见头发花白的劳动者们的身影。

经合发展组织(OECD)发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韩国65岁以上老人的就业率高达34.1%,创下历史新高,位居全球第一。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年轻的就业人口越来越少了。

一组数据显示,至少有420万韩国老人退休后仍在就业,比20多岁的就业人口还要多20多万。

9月5日,韩国统计厅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到2044年,韩国65岁及以上人群占总人口比例预计达到36.7%,为世界最高(日本届时为36.5%)。

这意味着,20年后,韩国将取代日本,成为世界上老龄化最严重国家。

不少韩国人担心,出生率的下降速度会比预期更快,加上疫情对婚姻和生育的冲击,韩国人口遭受的冲击将比日本更大。

为了工作,拼了

韩国首都首尔,举行一场“银发招聘会”,提供上千个保安、保洁、服务员和快递员的岗位。结果,吸引了数万老人前来竞争。

60岁的金玄重也参加了这场招聘会。在退休前,金玄重在银行管理岗,月收入约为480多万韩元(约合人民币24000元)。退休后,为了争取一个月薪8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4300元人民)的快递岗,他甚至在现场撸起了袖子,展示胳膊上的肌肉给工作人员看。

如果应聘快递员成功,金玄重每周至少要工作3天,每天要处理100个以上的快递,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轻松的活儿。

81岁的李贤吉也参加了这场招聘会,他说,要是没有人给他提供工作,就只能去首尔的马路边上继续摆摊卖章鱼和鱿鱼了。

老人们为了工作如此拼,并非身体硬朗或者事业心强,而是因为——钱实在不够花了。

“没办法,退休金不够,还要帮助孩子在首尔买房,我只能继续工作。”金玄重叹气道。

退而难休,对韩国大部分工薪阶层来说,退休后仍要继续工作大多是身不由己,因为现有的养老金根本不足以支持他们的老年生活。

数据显示,韩国养老金的收入替代率(退休时领取养老金水平与退休前工资收入水平之间的比率)仅有43.3%,远低于美德等发达国家69.6%的水平。

也就是说,大部分韩国老人退休时,拿到的退休金连退休前工资的一半都不到。

有机构曾经做过一份调查,大部分韩国上班族表示,存款要超过7亿韩元(约合人民币350万元)才有可能安度晚年。

这还不包括一些有子女的老人们,为子女教育、结婚和住房要平均贡献的2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00万元)。

养老金储备恐耗尽

韩国人到底有多焦虑养老金?

尽管已经跻身发达国家行列,但时至今日,韩国政府在老年人福利方面的支出在38个OECD成员国中排名倒数第2。

韩国人已经意识到,其养老金制度,不足以让大部分的老人们退休后安享晚年。

据了解,韩国国民养老金制度于1988年1月引入,起初规定,缴纳国民年金超过10年者即可在满62岁后领取。经过多次调整,目前养老金领取年龄已延后至满65岁。金额方面,养老金缴纳额一般为月收入的9%,企业和个人各承担4.5%。

虽然国民年金制度已推出超过30年,但实际上,直到1999年韩国才将国民年金变为强制性措施,从而最终建立起全国性的养老金体系。

目前,韩国政府每五年会对养老金年金储备进行一轮统计,而最近一次于2018年进行的第四次财政统计情况显示,由于年轻人口增长缓慢,老龄化人口加速上涨,2024年的韩国国民年金储备将出现赤字。

韩国国会预算政策处及企划财政部估计,目前韩国国民养老金储备为920万亿韩元,2040年增至1000万亿韩元之后将迅速下滑,2055年将耗尽。

韩国经济研究院表示,若2055年储备耗尽,则1990年以后出生的韩国人退休后将无养老金可领。

韩国政府也意识到问题的严峻性了。

总统尹锡悦竞选期间就表示,将推出让全民共同发展的养老金制度,并承诺任内发布改革方案,但至今还未谈及具体细节。

与此同时,尹锡悦竞选期间也在公开电视辩论中承认,养老金问题复杂,需要长期协商和跨党派合作。

更不想生孩子

养老困境让韩国老人焦虑,也让年轻人焦虑,他们更加不想生孩子了。

韩国总和生育率持续在下滑,继2021年跌至0.81并刷新世界(行情7.23 +1.97%,诊股)最低生育率纪录之后,2022年二季度跌破至0.75,完全跌入“超低生育率陷阱”。

英国牛津大学人口学教授科尔曼曾对韩国人口问题作出预警,如果韩国生育率持续下跌,韩国可能会成为地球上首个“自然消失”的国家。

分析认为,韩国年轻人不愿意生孩子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例如韩国社会压力增大、就业竞争加剧、房价飙涨等,让不少年轻人缺乏为人父母的欲望,加之上一辈遗留下来的养老困难,则会让他们对生育更加恐惧。过去15年内,韩国子女愿意赡养父母的比例从90%下降到37%,不少年轻人甚至摇身一变成为了“啃老族”。

在一份最新的调查中,近一半的韩国年轻人表示,婚后没有必要生孩子。

如果政府无法遏制这种下降的趋势,韩国可能会在未来五年左右出现严重的劳动力短缺。届时,大量退休的老人,将被迫重返劳动市场,成为就业的生力军。

考虑到人口减少和老龄化问题,韩国政府的人口政策基调已开始向适应人口减少时代转变。

今年6月,韩国政府发布的《新政府经济政策方向》中表示,在增加经济活动人口的措施中,继续雇用高龄人员被认为是最有效的,其中包括将退休年龄从60岁推迟到65岁,或取消退休年龄,鼓励企业重新雇佣达到退休年龄的人群等。

这意味着,未来,韩国人很可能必须面对“活到老、工作到老”的生活。

免责声明:MT4交易软件下载平台发布此文目的在于促进信息交流,MT4交易软件下载平台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 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承担全部风险与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