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电价改革前瞻——当前经济与政策思考

欧洲电价改革前瞻——当前经济与政策思考

现阶段欧洲电力定价机制(批发电价)为边际定价系统,发电厂根据边际成本确定电力价格,电力从最便宜的能源到最昂贵的能源依次竞标,一旦全部电力需求得到满足,电力价格以最后一个被购买的价格为准,该定价机制的优势在于,可再生能源会被市场优先交易,并逐步压制传统能源的供给,导致产量和价格下降,最终压降总发电成本。

由于传统能源的占比仍然较高,且大部分从第三国进口,导致欧盟电价非常容易受到能源价格波动的影响。今年以来,俄气断供叠加高温干旱导致的水电、核电供给收缩及电力需求增长,飙升的天然气价格导致电价失控上涨。

针对当前电价上涨,欧盟有可能会采取干预措施,目前收集到的潜在政策方案可大致归为四类,包括:设置天然气价格上限、分拆市场、削减需求以及“劫富济贫”。

方案一:设定天然气价格上限。在具体操作上,基于定价机制,批发电价由天然气价格决定,干预电价可以通过限制用于发电的天然气价格来实现,给予天然气供应方相应的财政补贴,弥补限价与实际价格之间的差价,财政补贴的资金来源则是对受益于该机制的买家征税。

方案二:分拆市场。在具体操作上,类似于将燃气类发电厂简单地排除在定价体系之外,分拆成第二个独立的市场,使得可再生能源发电价格与天然气价格脱钩;或将发电机组报价由低到高的顺序确定后,根据匹配机制,每个机组根据自身电力价格进行成交,即“一机一价”,其他能源类型所产生电力的价格将不受天然气价格影响。

方案三:削减电力需求。在具体操作上,欧盟可为成员国设定电力需求的削减幅度,成员国根据自身用电量,对国内一些非必要的电力使用,设置强制性或自愿性的停止要求。

方案四:劫富济贫(即对除天然气以外的发电商设置收入上限或征收“暴利税”)。在具体操作上,基于欧盟定价机制,非天然气电力企业受益于天然气价格上涨,以较低的边际成本得到丰厚利润,针对受益于电价飙升的非天然气企业,征收“暴利税”(类似一种“超额利润税”、“超额收入税”),或直接设置收入上限,并规定上缴超额收入。

综合考虑,短期以方案四为主体、方案三为补充的解决方案,或有更大概率被采纳,既在总量上压制电力需求,又在结构上通过“劫富济贫”进行利益调节,并且配套针对电力市场上、中、下游,加大清洁能源建设、补贴电力供应商以降低零售电价、直接补贴电力终端消费者等措施。

干预电价后对行业产生的影响,可以从生产端和需求端两个维度来观察。首先,干预电价的实质是降低生产成本,有利于推动能源密集型、价格敏感型行业恢复生产。根据生产端数据的表现,化工中的(1)农药及其他农用化学品制造、(2)化肥和塑料制造;机械制造中的(3)电气设备;以及(4)造纸与造纸产品;(5)钢铁;(6)纺织业等行业,前期受电价上行的影响更加明显,后续干预电价有可能降低生产成本。

但在生产端之外,还需要注意需求端变化。目前已出现欧洲商品需求全面萎缩的迹象,典型代表为欧洲自华进口数据。从环比增速观察,2022年Q2欧盟自华进口的HS分类97个二级子项中,有高达46个子项,进口数量较Q1环比下降超过15%,或表明在高能源价格冲击下,欧盟经济的主要矛盾从前期的成本冲击转向了需求萎缩。

伴随着欧盟经济主要矛盾的切换,中国对欧的商品出口或从前期“供给侧替代”转向面对“需求侧萎缩”。如果欧盟进一步干预电价,降低企业生产成本,欧盟自身供给的修复,面对整体萎缩的需求,甚至可能进一步挤出中国的商品供给,对中国出口产生压力。

风险提示事件:1、政策变动风险。2、疫情变化超预期风险。3、研报使用的信息数据更新不及时的风险。

免责声明:MT4交易软件下载平台发布此文目的在于促进信息交流,MT4交易软件下载平台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 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承担全部风险与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