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货币保卫战”持续升级:1.2万亿美元外储也救不了日元?

财联社9月13日讯(编辑 潇湘)随着周一(9月12日)美元兑非美货币纷纷回落,但美元兑日元却继续走高,外汇市场上越来越多投资者正开始把目光放到日本决策者的应对措施之下。

因为这很可能将决定着,年内美元升值大背景下所打响的“货币保卫战”,会否就此迈入新的“篇章”……

该不该干预:日本重温98年亚洲金融危机往事

日本上次干预汇市以支撑本币汇率是在1998年,当时亚洲大部分经济体都受到了金融危机的冲击。而如今,虽然包括日本在内,亚洲地区还远远谈不上存在陷入金融危机的危险,但至少在外汇市场上,亚洲各国货币大幅贬值的态势,却已足以唤起了人们对20多年前那段尘封历史的回忆!

自从今年年初以来,日元兑美元汇率“跌跌不休”的态势,就几乎没有停歇过。截至上周末,日元兑美元汇率年内已累计下跌了逾20%,跌幅不仅超过了欧元英镑等G10货币,也远超韩元、印度卢比、泰铢等亚洲新兴市场货币。

这令越来越多的业内人士开始预期,日本决策层距离再度在外汇市场上干预日元,可能已只剩下了一步之遥。

日本内阁官房副长官木原诚二在周日的电视节目中就表示,日本必须采取必要措施,同时密切关注汇率的过度、单边变动。

上周五,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在与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会面后,已发出了对日元贬值迄今最强烈的警告。黑田东彦称,不愿看到日元出现快速贬值,这增加了企业经营的不确定性。随后日元汇率一度在当天有所企稳。

周二,美元兑日元最新交投于142.60附近,交易员们当前最为关注的是:该货币对会否升破145关口。上周,美元兑日元曾一度触及144.99,这距离1998年日美联合干预汇市以支撑日元之前的水平——146.78已经相距不远。

业内热议:1.2万亿美元外储也救不了日元?

对于日本决策者而言,与上次干预外汇市场以支撑日元时相比,眼下日本的外汇储备弹药无疑要更为充足。不过外界依然认为,若没有得到美国的支持,日本的单边干预行动不太可能轻易取得成功。

如果日本政府选择单独行动,捍卫不断走弱的日元,它的一大帮手将是自1998年以来积累的天量外汇储备,其增长速度明显超过了本币市场交易量的增速——截至8月底,日本拥有1.17万亿美元的外币储备,而东京市场上日均日元交易量约为4790亿美元。两者的比率目前为2.4倍,而1998年4月时为1.4倍。

然而,过去的经验表明,尽管外储家底更为庞大,但美国的支持对于日本政府的干预行动能否奏效仍将至关重要。1998年,日本政府在亚洲金融危机接近尾声时出手干预,提振日元。

当年4月,日本政府在未获美国支持的情况下,独自斥资多达约210亿美元,才在当月勉强支撑住了日元,这几乎相当于当时日本外汇储备的10%左右。而此后,当美国和日本在当年6月决定采取协同行动扶助日元时,日本仅仅花费了25亿美元,这几乎只是单独行动时花费的零头。

因此,一些经济学家表示,日本决策层仍可能不愿意轻易干预市场,尤其是在没有美国的支持之下,因为他们将担心此举可能适得其反,反而引发大量做空日元的押注。

鉴于日本此前已加入承诺让市场决定汇率的G7协议,日本政府将需要看到日元进一步大幅下滑,才能证明其行动的合理性。而在其单独干预汇市的情况下,最好的局面可能也只是暂时打击投机者,为日元获得喘息之机,但依然很难改变大的趋势。

事实上,当1992年包括索罗斯在内的投机者做空英镑时,英国的汇市干预甚至都无法掀起多少水花。这为日本决策层敲响了警钟:当基本面对你不利时,与市场对抗是存在局限性的。

标普全球市场情报公司首席经济学家Harumi Taguchi表示,“实际上我不认为日本会进行干预,日元疲软背后的最大原因是美联储的持续加息。除非这种情况发生变化,否则我不认为干预会产生影响。”

目前,美国显然并不会支持日本采取干预行动。上周三被问及自财长耶伦7月讨论日元汇率问题以来美财政部的立场是否有任何改变时,美国财政部发言人Michael Gwin表示,“目前没有更多可补充的内容。”

美国财长耶伦曾在7月表示,日本、美国等七国集团成员国应该让市场决定本国货币的汇率。只有在罕见和特殊的情况下,才有必要干预汇市。

“美国不会支持日本干预,”索尼金融集团首席经济学家Masaaki Kanno指出,“美国对强势美元感到满意,因为它帮助消除了一部分的通胀压力。简单的解决方案是日本央行加息,但日本央行拒绝这么做,因为缺乏可持续的通胀,日本其实正作茧自缚。”

“弹药”紧张:亚洲“货币保卫战”花钱如流水

值得一提的是,眼下不仅日本将面临着是否应干预汇市以稳定日元的苦恼,整个亚洲地区的政经决策者们都面临着强势美元威胁下,亚洲“货币保卫战”升级的考验。

渣打银行的数据显示,亚洲新兴市场(不包括中国)一项受到密切关注的衡量外汇储备充足程度的指标——-一个国家可以用其持有的外汇储备支付多少个月的进口额,目前已降至了约7个月,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

要知道,在今年年初这一数字约为10个月,2020年8月时曾高达16个月,这表明亚洲新兴国家捍卫本国货币的“弹药”储备正在逐渐枯竭。根据渣打银行的数据,目前外汇储备约可满足印度九个月的进口需求,印尼为六个月,菲律宾约为八个月,韩国为七个月。

渣打银行驻新加坡的东盟和南亚外汇研究主管Divya Devesh上周表示,“形势恶化表明,未来各国央行为支持本币而进行的干预可能会更加有限。总体而言,我们预计各国央行的外汇政策将变得不再那么具有支持性。”

另一项机构数据也显示,年内泰国外汇储备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下降最大,其次是马来西亚和印度,这预示着它们是年内干预汇市力度最大的几大国家之一。今年印度和泰国的外汇储备规模分别减少了约810亿美元和320亿美元。韩国外汇储备减少了270亿美元,印尼减少了130亿美元,马来西亚减少了90亿美元。

分析人士指出,随着美联储激进的紧缩政策刺激更多资金回流美国,亚洲新兴经济体央行年内一直依赖外汇储备来保护本国货币免受美元升值的影响。汇市干预行动放缓的任何迹象,都可能进一步加剧亚洲货币的贬值,许多亚洲货币最近已陆续触及了纪录或多年低点。

瑞穗银行驻新加坡的经济和战略主管Vishnu Varathan表示,“以目前的烧钱速度来看,泰国仍然令人担忧,菲律宾、印度、印度尼西亚也是如此,甚至此前情况相对较好的马来西亚也变得更为危险了。”

除了日本外,不少亚洲经济体近期也加强了对外汇市场的管控。印度央行行长沙克蒂坎塔·达斯就表示,该机构几乎每天都在监控货币市场,而韩国央行也表示将采取积极措施稳定韩元汇率

“他们正处于两难境地,”Varathan称,"美元走强、经济衰退风险以及因外源性价格冲击而加剧的通货膨胀——这些因素的共同作用意味着,亚洲新兴市场央行不能想当然地认为最严重的风险已经过去。"

免责声明:MT4交易软件下载平台发布此文目的在于促进信息交流,MT4交易软件下载平台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 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承担全部风险与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