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也感受到全球“寒气”?部分行业订单腰斩 农民工踏上返乡路

数十年一遇的高通胀、史无前例的能源危机——近期,正当欧美民众被超市货架上的高物价和恐怖的电费账单吓到两腿发软之际,一阵由全球经济可能深陷衰退掀起的“寒风”,也正开始席卷向遥远的亚洲……

近来,全球部分制造业工厂遭遇“订单荒”的报道不时出现,而这一幕在东南亚的代工中心越南,也正开始变得越来越常见。尽管在今年一季度,不少越南工厂号称订单“火爆”到可以一路排到年底,但在短短几个月后,情况似乎正发生着微妙的转变!

据越南媒体Vnexpress报道,自从下半年以来,许多越南制造业工厂接收到的订单明显出现减少,加之此前一段时间生产线和招聘的扩张速度过快,导致如今不少工厂不得不缩减生产时间,并安排工人轮流休假。

而随着收入因强制休假下工时不足而锐减,在去年疫情高峰期曾经一度出现的越南工人“返乡潮”,也正在某些地区悄然上演。甚至于这一次,对越南部分低端制造业而言,外围市场所遭遇的“寒冬”,可能要来得比当初的疫情更为可怕……

(Vnexpress:由于订单荒,工厂工人面临失业返乡)

据越南统计总局8月29日的数据,2022年8月越南货物出口总额预计为333.8亿美元,环比增长9.1%,有望暂时扭转上月环比下降7.7%的颓势。

不过,越南官方媒体越通社也提到,预计2022年剩余几个月,世界经济将面临诸多困难,甚至一些主要经济体可能陷入衰退。许多国家和地区的通胀率继续大幅上涨,将影响到非必需品的消费,导致包括越南在内的各国需求下降。

虎落“平阳”?

位于越南东南地区的平阳省,是越南平均工资最高的地区。该省也堪称是越南最具经济竞争力的省份——其辖区拥有29个工业区,12个大型工业园,国际化和基建程度为越南工业城市的典型模范。

但正是这一越南经济的龙头地区,眼下感受到的寒意似乎也更为刺骨。

据平阳劳工联合会表示,自第二季度以来,该地区已有330多家制造企业遭遇困难,不得不裁员、暂停合同、给工人无薪假。受影响的员工总数超过41000人。

该联合会法律政策部副主任Dang Tan Dat表示,一些主要出口到欧盟和美国的商品,如木制品、纺织品、鞋类和电子产品等行业,正面临巨大的挑战。他表示,许多工厂的订单减少了30-50%,制成品无法出口,收入大幅下降。

他补充称,当这些企业的工人失去工作时,他们很多会选择打包回老家,因为400-500万越南盾(约合1170-1470元人民币)的基本工资很难让他们在城市里生存下去。

现年40岁的打工族Huynh Van Toan近来就回到了老家金瓯省,因为他此前就职的公司Hoang Thong Wood的订单减少了一半。自5月份以来,随着业务放缓,该公司一直在以一半的产能运营,而且不再要求员工加班。

虽然公司愿意继续支付他们的基本工资,但Toan和同在该工厂工作的妻子的总收入,仍大幅减少了近700万越南盾(约合2060元人民币)。由于他们的收入仅够勉强维持生计,这对夫妇最终决定只留下一人,而另外一个人则先带着他们的儿子回老家。如果该公司的订单继续下降,他们全家都将回去。

Toan表示,“在农村你不用付房租。如果你饿了,也能直接在地里摘菜吃。”

据该公司人力资源总监Duong Quang Hiep表示,今年年初,该公司订单迅速增长,当时他们甚至花了30多亿越南盾前往不同省份招聘了近1500名员工。如果这些员工住得很远,还会为他们垫付机票。今年4月,由于需求激增,其商业伙伴甚至会派卡车直接到工厂等待提货。

但不到一个月后,订单量就开始出现骤减。“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和金钱招聘员工,但现在我们不得不接受他们正在离开的事实,”Hiep称。

据他介绍,辞职的工人大多返回了家乡,因为同行业的木制品工厂几乎找不到工作,很多企业因为没有订单已经倒闭。

平阳劳工联合会副主席阮黄宝陈表示,该省的工会将很快与劳工管理机构协调,为农民工寻找新的工作机会。她补充称,工会已经呼吁企业迅速落实为工人准备的一揽子支持方案。

订单危机

据越南胡志明市商业协会称,在本轮制造业“订单荒”中,电子、纺织、鞋类,木料加工等劳动密集型行业受到美国和欧洲订单减少的冲击最大。

越南纺织服装协会副秘书长Tran Thi Tuyet Mai指出,今年年初,企业的订单很多,能找到合适工人则很少。但二季度随着俄乌冲突爆发加上油价上涨等因素的发酵,全球范围内人们的购买习惯开始发生转变。各大品牌开始减少订单数量,这意味着工厂不得不让工人休假。

Nguyen Phuoc制鞋生产商市场主管Nguyen Huu Phuoc介绍称,之前该公司往往都会提前一到两个季度接到订单,但现在的订单只会提前2-3个月。

他表示,虽然上半年的销售令人满意,但预计9月和10月的订单将继续减少。现在许多制鞋企业只能“勉强糊口”,订单不像再像以往那么充足了。由于需求急剧下降,部分合作伙伴甚至取消了订单。

平阳省皮革鞋业协会主席Nguyen Quang Vu也证实,8月份、9月份和10月份的鞋类产品订单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了30%。

在电子产品领域,上月早些时候三星电子越南工厂的员工也曾爆出,随着全球消费者支出下降导致库存积压,三星电子一度缩减了其在越南的大型智能手机工厂的产量。“我们每周只工作3天,一些生产线正在调整为4天工作制,而不是以前的6天工作制,当然不再需要加班。”

数据显示,越南1-7月手机组件产量的同比增速相比1-6月下降约1个百分点,7月手机组件产量的同比增速相比6月下降了约16个百分点。

胡志明市工人与工会研究所副所长Pham Thi Thu Lan表示,一旦订单放缓,工人将不可避免地受到最严重的打击。她表示,数百万人眼下正受到全球需求下降的影响。

根据世界银行上月发布的最新预计,2022年越南GDP将有望增长7.5%,2023年增长6.7%。尽管预测整体依然乐观,但世界银行也着重提到了越南经济面临的几大风险。

世界银行指出,从外部来看,越南主要贸易伙伴的经济放缓比预期更为严重,将是主要风险。主要经济体的疫情封锁可能会延长供应链的中断并影响越南的制造业出口。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加剧也增加了不确定性,并可能引发贸易和投资模式的转变,从而影响越南高度开放的经济。

全球寒风

事实上,当前以越南为代表的亚洲工厂所面临的“订单荒”,与全球经济的大环境乃至美国零售商此前发出的预警,本身就存在着某种必然的联系。

美国最大的仓库市场目前已经堆满了货物,百思买和塔吉特等美国主要零售商陆续警告称,随着购物者在疫情早期的消费狂潮后勒紧腰带,销售可能会放缓。

疫情持续发酵、俄乌冲突难停、金融环境收紧、限电风暴肆虐、外需踩下刹车——这些已经成为了许多亚洲出口导向型经济体的共同挑战。越南工厂“休眠”的背后,很自然地也影射出了全球市场当前的需求颓势。

越南HAWA商业协会联盟主席Nguyen Quoc Khanh指出,造成目前局面的主要原因是全球通胀不断上升。欧盟、英国和美国的消费者正在优先购买必需品,高昂的物流成本业促使订单转移到墨西哥和东欧等距离更近的地方。

与越南制造业尤其是纺织业存在竞争关系的孟加拉国、印度等国,如今的情况有些甚至可能要更为凄惨。

有孟加拉国服装业行业人士上月预测,在2021年经历异常强劲的逾30%的增长后,孟加拉国的服装出口增长今年可能降至15%左右,因为美欧客户消费出现大幅降温。孟加拉国是仅次于中国的全球第二大服装出口国,服装业出口占孟加拉国出口总额的80%以上。

受全球经济衰退的影响,印度纺织业也深受影响。由于西方零售品牌面临需求缓慢,来自美国和欧洲的服装和家纺出口订单在6月下降了约15%-20%。

**事实上,在9月伊始,全球一系列制造业PMI数据的低迷表现,就很容易令人感受到“凛冬已至”的氛围:

日本8月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从上个月的52.1降至51.5,这是自2021年9月以来的最低增速;

韩国8月PMI从7月的49.8降至47.6,连续第二个月低于荣枯分水岭;

注:日本、韩国和越南PMI对比,蓝线为越南

标普全球近期表示,客户在下订单时正表现出更多犹豫情绪,导致新订单急剧下降。同时工厂报告称,由于产品没有售出,库存进一步增加。

也许这一回,如何在经济寒冬中“活下去”,的确已经成为了不少亚洲工厂需要摆在首位的思考问题。

免责声明:MT4交易软件下载平台发布此文目的在于促进信息交流,MT4交易软件下载平台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 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承担全部风险与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