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问六答详解《通胀缩减法案》

作者:王涵卓泓,来源:泓观卓见,原标题《兴证宏观卓泓 | 六问六答详解《通胀缩减法案》》

《Inflation Reduction Act》(通胀缩减法案)为2021年拜登提出的“Build Back Better”法案的缩减版,已通过国会表决并于2022年8月16日总统签署后立法。作为一个旨在降低通胀的法案,通胀缩减法案具体有哪些措施?对通胀和政府财政将产生怎样的影响?我们将在下文试图解析。

Q1:与之前刺激相比,通胀缩减法案规模如何?

10年内支出总额超4000亿美元

与此前多轮刺激相比,每年支出规模相对较小。

Q2:该法案主要涉及哪些领域?

清洁能源支出3690亿美元,为历次法案中此领域的最大投资;

医疗改革&;延长奥巴马医改《平价医疗法案》,通过降低医疗价格降低居民成本;

对大企业及回购增税,增加财政收入,10年内减少赤字3000亿美元。

Q3:《通胀缩减法案》会提振经济吗?

法案一定程度上可刺激消费,但增税等措施或将对经济形成抑制。

然而,电动汽车享受税收抵免的条件十分严格,短期内或无法放量。

除此之外,受到汽车供给端制约,短期内刺激效果或不能充分体现。

Q4:《通胀缩减法案》真的会降低通胀吗?

CBO测算,对通胀将产生“negligible effect”,统计学意义约等于0;

理论上,赤字的减少长期将压低通胀,但27年之前赤字或有增加。

然而长期看,债务负担或有减轻,到2050年债务/GDP将下降8%。

分收入和年龄看,当前高收入家庭受到更大冲击,但未来工人将受益。

Q5:法案中的排他性条件对中国产业链影响几何?

国新能源(行情6.69 -5.51%,诊股)车制造高度依赖中国电池进口,短期内完全脱钩并非易事。2021年美国从中国进口的锂电池占其进口的60%以上。

从产业链角度看,由于中国电池在全球范围内的出口快速上行,全球化背景下也很难在上下游与中国完全脱钩。

Q6:通胀法案后对后续联储货币政策路径的启示?

国会两党内部对立非常显著:民主党全部赞成,共和党全部反对,一旦中期选举民主党未能继续掌控两党,则后续财政法案推进恐困难。

对经济刺激效果有限,重点或仍在强调大国博弈下的“制造业回流”。

“抗通胀”仍然是白宫的重心,联储短期内通胀约束仍大。

风险提示:通胀持续性超预期,地缘政治风险超预期。

正文

Evidence&;Analysis

Q1:与之前刺激相比,

通胀缩减法案规模如何?

法案10年内支出总额超4000亿美元,与之前几轮刺激相比规模不大。疫后美国经历了多轮财政刺激,通过直接给居民发钱的方式直接提振了居民消费,美国经济得以从疫后复苏。《通胀缩减法案》的通过是美国2021年底以来通过的规模最大的财政预算法案,计划总支出超过4000亿美元,且主要用于新能源领域的投资。然而,与之前几轮财政刺激相比,本法案支出规模较小,且将通过增加税收等方式增加财政收入,预计10年内将减少赤字3000亿美元。

Q2:该法案主要涉及哪些领域?

支出(清洁能源+医改)+收入(增税)=净赤字缩减。与此前的几轮财政刺激不同,《通胀缩减法案》的最终目的是实现赤字的缩减。因此,本法案同时涉及支出和收入两部分,并最终实现赤字的减少。具体来看:

计划支出3690亿美元用于清洁能源,为历次法案中此领域的最大投资。清洁能源的支出在总体法案预算支出中占比接近85%,是法案最大的支出部分。《通胀缩减法案》计划通过对个人和企业实施税收减免等刺激方式,鼓励个人和企业使用清洁能源。根据CRFB的估算,2022年-2031年,法案中清洁能源领域开支主要用于:清洁电力税收抵免(1610亿美元);个人清洁能源使用激励(370亿美元);清洁燃料和电动汽车购买税收抵免(360亿美元);空气污染治理基础设施建设(400亿美元)等。

除能源外,该法案的另一主要内容即通过降低医疗价格降低居民成本。《通胀降低法案》计划通过近1000亿美元的支出,实现居民长期医疗成本的下降。其中,《通胀降低法案》延长了原本2022年底到期的奥巴马医改中的《Affordable Care Act》(平价医疗法案),使其延长到2025年底到期。该法案另一项重要的举措为处方药改革:对高价药物进行谈判降价;修改现行Medicare医疗保险中的Part D,使2025年起医保参与者每年处方药最多花费2000美元;降低常规药价,例如2023年起胰岛素花费每月最多35美元等等。

法案还通过增税来增加财政收入,计划10年内减少赤字3000亿美元。《通胀缩减法案》虽然包含财政支出,但将通过增加收入的方式来实现财政赤字的减少。具体来看,除了通过处方药改革增加居民储蓄外,还将加强对企业的税收。具体来看,2022年-2031年,企业需要额外上缴税款用于财政收入:对于年收入超过10亿美元的企业,启动15%的企业最低税率制度(2220亿美元);对于股票回购的企业收取1%的回购费(740亿美元);加强税务局的税收执法,对此前的漏洞进行修补(1240亿美元)等等。

自下而上来看,对于美国居民和企业来说:

能源支出缩减:根据国会估算,通过安装清洁能源设备和使用新能源交通工具,每个家庭每年将减少500-1000美元的能源支出;

碳排放减少:到2030年,碳排放将减少40%;

新增就业:新增百万个制造业相关的工作岗位;

医疗成本下降:2025年起Medicare Part D医保参与者每年处方药最多花费2000美元(根据Medicare测算,在 2019 年自付费用超过 2000 美元的 120 万参保者中,平均自付费用为 3216 美元);降低常规药价,2023年起胰岛素花费每月最多35美元(美国医疗信息非营利组织KFF测算,2020年美国民众胰岛素平均每月花费54美元)等等。

增加企业税收和回购费:根据美国税务局JCT的测算,新启动的最低企业最低税率制度将影响到150家企业,10年内增加的税收收入将达2220亿美元。

Q3:《通胀缩减法案》会提振经济吗?

法案一定程度上可刺激消费,但增税等措施或将对经济形成抑制。虽然清洁能源的激励或将带来消费和投资的小幅提振,但企业增税和回购税费拖累整体经济增速。根据PWBM模型对法案影响的测算,未来10年内对GDP增速的影响为-0.1%,未来20年为0,到2050年为+0.1%。

然而,电动汽车享受税收抵免的条件十分严格,短期内或无法放量。《通胀缩减法案》中涉及“购买新电动车最高7,500 美元,二手车4,000 美元的消费者税收抵免”,然而享受此优惠的电动汽车需要满足非常严格的条件:1)电池关键材料的提炼和加工在美国或者和美国有自由贸易协定的经济体的占比不低于一定的比例,此比例随着时间的后移逐渐上升,到2028年达到100%。2)新能源车需在北美制造或组装的占比不低于一定的比例,且此比例随着时间的后移逐渐上升,到2028年达到100%。根据白宫公布的符合条件的电动汽车车型名单,全美仅26款车型符合条件,而其中特斯拉、通用和丰田的8款车已达到年内20万辆的税收抵免上限,因此今年仅18款车型符合税收抵免条件。因此,短期来看,该法案对电动车消费的刺激或无法放量。

除此之外,受到汽车供给端制约,短期内刺激效果或不能充分体现。疫情冲击下美国全行业直接开启去库存,而后逐渐回补,当前制造商、批发商和零售商名义库存都已经回补到比疫情之前更高的水平。剔除价格来看,美国零售商中,汽车部门的缺口距离疫情前还有40%以上未能补齐。对于美国居民来说,当前汽车仍然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虽然联储快速收紧背景下需求有所抑制,但供给相对更差,使得零售端汽车库存无法回补。在这样的背景下,即使面临税收抵免的刺激,但是供给端的不足或仍然限制部分需求的释放,税收抵免的刺激效果或需等待供给库存补充后才能够充分体现。

Q4:《通胀缩减法案》真的

降低通胀吗?

该法案对通胀将产生“negligible effect”,统计学意义约等于0。根据CBO向国会提交的《通胀缩减法案》效果估算报告,2022年该法案的实施对本年通胀的影响是“微不足道的”,2023年对通胀的影响为-0.1%—+0.1%之间。根据宾夕法尼亚沃顿商学院的预算模型(PWBM)对该法案通胀效果的估算,预计该法案将在5年内将PCE降低约 0.1 个百分点,对 2028 年之后的通胀没有可衡量的影响,统计学意义上对通胀的意义约等于0。

理论上,赤字的减少长期来看将压低通胀,但27年之前赤字或有增加。根据CRFB对《通胀缩减法案》整体支出和收入的估算,10年维度内该法案将支出4270亿美元,主要用于新能源领域和医疗法案的投资;收入7370亿美元,主要来自新增企业税收、处方药改革后的储蓄增加、股票回购税费等等。因此,整体来看,该法案10年内将累计减少政府赤字3000亿美元。然而从收支节奏来看, 该法案实施的前5年间赤字或将继续扩张,从2027年起赤字将开始减少,每年减少赤字500-700亿美元。与CBO预测的基准赤字规模相比,《通胀缩减法案》实施后每年赤字缩减规模占比8%左右。

然而长期来看,债务负担或有减轻,到2050年债务/GDP将下降8%。在仅延长3年ACA医疗保险的情境下,CRFB预测《通胀缩减法案》将在未来20年内减少20万亿美元的债务负担。虽然前10年债务缩减幅度有限,但后10年或将面临债务的快速下降。首先,处方药价格谈判后,药价的花销节省将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累积;其次,大部分能源和气候支出是一次性投资,将在前十年内投资完毕并逐渐见到成效。在此假设下,基于CBO的基准预测,到2042年政府债务/GDP将减少4%,到2050年政府债务/GDP有望减少8%。

分收入和年龄来看,当前高收入家庭受到更大冲击,但未来工人将受益。根据PWBM的测算,《通胀缩减法案》对不同年龄和收入阶层的家庭将产生不同的影响。当前的工人和退休人员或更喜欢现行的法律而非《通胀缩减法案》,即对于他们来说接受此法案需要支付更高的对价,而未来出生的人群或将明显受益于此法案。究其原因,与未来出生的人相比,当前人群需要承受短期内较低的投资回报率和较低工资而要上缴更高的营业税收。而从长远来看,《降低通胀法案》会导致政府债务减少、工资上涨、全要素生产率提高和 GDP 增长,未来工人将获得更高的工资和收入。因此,虽然此法案是时候,当前的高收入高年龄人群将受到更多冲击,但未来的高收入人群将更多从此法案中收益。

Q5:法案中的排他性条件

对中国影响几何?

美国新能源车制造高度依赖中国电池进口,短期内完全脱钩并非易事。虽然法案条款有意制造壁垒,但从生产的角度来说与中国脱钩并不容易。美国锂电池高度依赖中国进口,2021年美国从中国进口的锂电池占其进口的60%以上。从产业链的角度来看,由于中国电池在全球范围内的出口快速上行,即使美国制造商并不直接从中国进口锂电池用于生产,全球化背景下也很难在上下游与中国完全脱钩。

Q6:通胀法案对联储

货币政策路径的启示?

国会两党政治站队明显,历时一年拜登清洁能源计划获得艰难通过。《通胀缩减法案》的前身即为《Build Back Better》(重建更好未来计划),是拜登上任之后主推的重要立法框架之一。然而,BBB法案的国会投票过程一波三折,由于金额数量的争议,BBB法案的规模由最初的3.5万亿降到了2.2万亿,而后又妥协到了1.75万亿。然而,由于民主党派参议院曼钦在投票过程中的倒戈,使得BBB法案被否决搁置。直到今年8月,再次缩水版的BBB法案——《通胀缩减法案》被提交。参众两院的投票结果显示,民主党和共和党两党在此法案的立场站队明显,所有共和党议员均投了反对票,而统一的国会优势下《通胀缩减法案》获得艰难通过,并于8月16日拜登签署后立法。从这个角度来看,一旦中期选举民主党未能继续掌控两党,则后续财政法案推进恐困难。

对经济刺激效果有限,重点或仍在强调大国博弈下的“制造业回流”。《通胀缩减法案》中的电动汽车抵免排他性条件也是拜登“制造业回流”中的一部分。根据我们此前分析,拜登政府短期回流的重心,可能从全面撒网,到聚焦半导体、大容量电池等关键领域,包括要增加研发投入和政府采购来构建美国自身的供应链弹性。

“抗通胀”仍然是白宫的重心,联储短期内通胀约束仍大。虽然《通胀缩减法案》被冠以“缩减通胀”之名,但其实际对于通胀降低的效果遭到了质疑。从法案的内容来看,由于清洁能源的投资需要一定的时间,以及处方药价格的下降并不能一蹴而就,此法案对短期内压低通胀的效果似乎并不明显。因此,此法案的意义或更多在于为政治选举造势。一方面,《通胀缩减法案》的内容与拜登年初国情咨文中提到的“降低成本以降通胀”的主张相互呼应,白宫再次表明“抗通胀”的决心;另一方面,白宫的态度也继续倒逼联储收紧,虽然油价下跌和需求回落的共同作用下,美国通胀已有见顶回落趋势,但白宫和联储仍需等待更加明确和持续的通胀下行信号。

风险提示:通胀持续性超预期,地缘政治风险超预期。

免责声明:MT4交易软件下载平台发布此文目的在于促进信息交流,MT4交易软件下载平台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 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承担全部风险与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