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元汇率32年首次跌破150!日本央行再出手,专家:只是摆摆姿态

  10月21日,日元兑美元贬值势头推进,一度突破1美元兑换151.90日元,创日本泡沫经济尾声阶段1990年7月以来的约32年新低。随即日本当局官员向市场发出警告,称将采取果断行动打击因投机所导致的日元汇率大幅波动。

  据10月21日日经新闻报道,日本央行干预货币市场,以支持日元。

  在干预信号释出后,日元对美元汇率短时间内出现快速回升。10月22日凌晨收盘,美元兑日元回落至150下方,报收147.641,下跌1.68%。

  事实上,今年以来,日元兑美元的贬值幅度为1972年有记录以来最大,国际市场对日元汇率突破150高度关注。

  “日元在全球货币体系中是极为特殊的存在,日元兑美元破150是一个历史性事件。”中国人民大学货币研究院研究员、独立国际策略研究员陈佳10月21日对时代财经分析,1985年在日本签订广场协定之后,日元逐渐与日本经贸脱钩,成为全球资产避险的天堂。

  日本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的经济学教授邢予青10月21日在日本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也指出,日元的贬值与货币作为一种投资工具有关,由于美联储加息,美日利差不断扩大,推动美元走高,日元下跌。

  在陈佳看来,当前外界对日元汇率破150的看法存在误区。陈佳称,日元破150不能算是日本经济基本面恶化的标志,也不能认为日元震荡是日本汇市管理当局失职。

  邢予青指出,总体而言,日元贬值对日本经济是利大于弊。尽管日元贬值对日本进口国外能源带来不好的影响,但却更有利于日本的出口,并且客观导致日本民众更多在本国消费。

  “日本出手干预汇率只是做出一个姿态,回应反对党连日来的批评。实际上,日本财政部能动用的外汇储备与外汇市场交易量相比很少,不足以影响外汇市场的交易。”邢予青指出,对日本央行而言,不会以维持汇率稳定作为目标,而始终把经济复苏放第一位。

  贬值对日本经济利大于弊

  10月21日,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自2008年以来首次升破4.25%,日元兑美元应声跌破了150。

  邢予青指出,美国现在10年期国债的回报率在4.1%~4.25%,日本的十年期国债要低于0.1%,接近于0。货币作为一种投资工具的话,投资者就会投资以美元为定价的资产,推高美元指数,日元应声下跌。

  日元贬值对日本国内通货膨胀的影响显而易见。据新华财经消息,日本总务省10月21日公布的数据显示,9月日本去除生鲜食品的核心消费价格指数(CPI)经季节调整后为102.9,同比上升3.0%,近八年来首次超过3%。如果不考虑消费税税率上调影响的2014年,涨幅为1991年8月以来最大。至此,日本CPI连续13个月同比上升。

  “鸡蛋、食用油,各种食材都在涨价!LV、GUCCI等代购热门的大品牌也在涨价。”移居日本的张小姐10月21日对时代财经抱怨道。

  邢予青分析道, 日本是一个需要进口资源的国家,例如天然气、石油、煤,甚至还需要进口粮食,主要是麦子、做油的菜籽。在此情况下,原材料或者是生活用品的进口价格会不断的上涨,推动整体物价上涨。

  由于贬值与美国和日本的利差拉大有关,在外界看来,全球大部分央行都停止量化宽松,日本央行逆势坚持超宽松货币政策,直接触发日元快速贬值。

  面对日本民众对物价上涨与工资不涨的抱怨,10月21日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表示,“将继续实施现行货币政策,稳定实现日本央行目标,将继续放松货币政策以使工资上涨。”

  这是近半个月内黑田第二次表态,10月13日,黑田就强调:“我们必须继续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直到我们以可持续和稳定的方式实现2%的目标。”

  对于日本央行对量化宽松的坚持,陈佳指出,当下安倍经济学遭遇阻力,日本贸易深陷赤字的条件下,日央行乐于见到日元贬值。日本货币当局希望通过日元客观上走弱来加码刺激出口拉动经济。

  “日元贬值有利于日本的出口企业,比如日本的丰田汽车、优衣库服饰、武田制药销售等企业大部分的销售都是在海外。”邢予青也认为,总体来说,日元贬值不会特别伤害日本经济,因为日本经济最强劲的部分是出口。对于主要以海外为市场的日本跨国公司是利好,增强了他们的竞争力。

  邢予青还称,由于日元贬值,日本人会减少去海外消费,过去日本家庭每年都要出国旅游一次,现在他们可能就选择在国内旅游,增加了对日本国内的产品和服务的需求。

  “还会促进日本企业的回流,现在全球供应链在调整,日本政府一直希望有一些日本企业回流,日元贬值的话,在日本进行投资的话应该是成本更低的。”邢予青说道。

  至于宽松与贬值带来的通胀,日本选择通过财政补贴的方法来抑制。邢予青介绍,由于能源价格的上涨导致汽油开支的增加,现在日本一升汽油是170日币,按照现在的汇率算大约8.4元人民币。因为日本政府给一升汽油补贴42日元,维持了汽油价格的稳定。电费方面,日本政府即将给每家提供每月2000日元的电费补贴,日本政府也利用财政补贴来控制进口粮食的价格。

  邢予青进一步指出,日本政府和货币当局并不是把汇率稳定作为目标,而是把推动经济复苏作为目的,因此不会效仿美联储加息导致经济复苏熄火。

  另据日本共同社21日报道,日本政府、执政联盟考虑国家支出超过20万亿日元(约1333亿美元),以资助经济刺激计划。日本计划在10月28日获得内阁批准实施经济刺激一揽子支出计划。

  出手干预汇率只是摆摆姿态

  虽然日本政府坚持宽松的货币政策,但在日元的快速贬值时,日本政府却出手干预汇率。

  9月22日,美联储如期宣布第三次加息75个基点,日本银行则继续坚守负利率,日元一度跌破145关口,创下自1998年8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在日元汇率触及新低之际,日本政府自1998年6月以来首次以卖出美元、买入日元的方式进行汇率干预,当天日元一度反弹至141。

  同样的一幕,在10月21日也上演——日本当局官员向市场发出警告,打击因投机所导致的日元汇率大幅波动,汇率重回150下方。

  事实上,市场对日本政府干预汇率并不陌生,上世纪90年代日本政府曾频繁进行外汇干预操作。

  野村东方国际研报称,通常可以将1991年至2004年期间日本货币当局对日元汇率的干预分成三个阶段:1991年4月至1995年5月“高频少量”、1995年6月至2002年12月“低频多量”以及2003年1月至2004年3月“高频多量”。总体上以卖出日元的汇率干预居多,买入日元的汇率干预主要发生在1991-1992年和1997-1998年两个阶段。

  究竟当下日本央行对汇率干预的决策逻辑是什么?

  邢予青指出,日本外汇储备是由财政部负责,日本财政部9月22日底在145左右进入市场买入日元的行为只对汇率稳定维持了一两天,“日本财政部能够动用的钱是很少的,和每天外汇交易的数量比就是毛毛雨,单纯汇率干预效果有限。”

  据华尔街见闻,数据显示,截至8月底,日本拥有1.17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而东京交易所的日均日元交易量约为4790亿美元。它们的比率为2.4倍,而1998年4月时为1.4倍。

  另外据日本广播协会(NHK),日本财务省10月7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9月末,日本外汇储备达1.2380万亿美元,较前一个月减少了超540亿美元,连续2个月下降,创有记录以来单月减少量的最大值。

  “面临着国内反对派的攻击,财政部要做一个姿态,但它并不能阻挡这一趋势。”邢予青称,展望未来,日本政府也会偶尔干预一下汇率,但效果有限。在邢予青看来,这不是央行可以控制的,日本央行的货币政策不是以汇率稳定为目标的,而是以经济增长为目标。

  邢予青进一步指出,如果为了保护汇率停止宽松政策,就会阻碍经济增长。历史上1992年,英国就是为了保英镑的汇率,不让英镑贬值,提高利率超过10%以上,维持了两个月,就放弃了加息政策,任由英镑贬值。因为加息是错误的,让英国经济进一步恶化。“金融大鳄”索罗斯当时就是赌英国央行不可能持续把利率维持这么高,成功做空了英镑。

  陈佳也认为,尽管日本官员近日释放出不少有关于日元维稳的言论,但根据黑田最新讲话,日央行还将坚持既定方针不跟随美联储加息决策,这种继续坚持宽松货币政策恰恰是对安倍经济学以来日本量化宽松的萧规曹随。

  “在这个宏观大背景下,日央行短期既不会学英格兰银行冒着失去公信力的风险反复维稳汇率,也不会贸然加大债券购买力度损害本就相当脆弱的财政健康。”陈佳补充道。

免责声明:MT4交易软件下载平台发布此文目的在于促进信息交流,MT4交易软件下载平台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 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承担全部风险与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