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狠女人的一句话,把全国人的养老金打爆仓了……

  前几天,有幅价值近6亿的画差点被毁了。

  在伦敦国家美术馆的展厅的一次展览中,有两个小年轻偷偷溜进了梵高《向日葵(行情2.99 -0.33%,诊股)》所属的展厅。安保人员就这么一眼没照顾到,俩人从包里掏出一罐番茄罐头、直接对着油画泼了下去。

  为啥要这么干呢?

  为了示威。据这俩人所说,他们属于一个叫“停采石油”的环保组织,毁掉油画是为了呼吁大家关注能源危机,以及由此带来的气候变化。

  不过对现在的英国人民来说,就算温室效应不可逆转、海平面咔咔猛涨,那也要等到几百年后才能水漫金山,他们最近最担心自己的养老金,因为爆仓,已经被搞到了崩溃的边缘。

  目前英国的大多数养老基金,都采用负债驱动型投资策略(LDI)。你不是要领养老金吗?那我就买一部分对应期限的国债,通过“利率掉期”对冲掉“负债”后,再把富余的钱拿去投资。

  正常来说,这么干基本没啥风险——国债毕竟事关国运,一般不会大起大落。

  可自从新首相一手炮制的“减税计划”公布后,市场的信心就崩了。短短几天之内,英国30年期国债收益率飙升了120个基点,而英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则在一年内飙升超过300个基点。

  

  在原来的利率水平下,英国养老金还算健康,结果这么一搞,就直接导致了数额恐怖的账面亏损,不得已之下,只能疯狂甩卖国债补足保证金。

  

  这么一来,金融市场最怕的死亡螺旋就来了:持续抛售导致国债收益率不断上行,紧接着导致养老金在利率掉期中需要支付的利率上升,最后不得不抛售更多国债去补保证金。

  假如让养老基金继续低价抛售资产(总体量约为1.7万亿英镑),那都不用等下一波加息,经济危机直接就在英国资本市场爆开了——不得已之下,英国央行不得不跳出来给这群人擦屁股。

  

  这么惨烈的景象出自谁手呢?

  当然是英国的新首相特拉斯。

  你要是以为这是她深思熟虑的结果,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就特拉斯过去的经历来说,她既没有什么坚定的政治立场,也没有成体系的施政方针,唯一有的则是见风使舵的灵敏嗅觉。

  特拉斯曾是自由民主党的坚定支持者,在牛津读书的时候,她就多次发表惊人言论,比如呼吁大麻合法化、废除王室,甚至公开发言质疑女王的执政合法性。

  可毕了业之后,前途重要,她又立马投向了实力更强的保守党。这中间,她一边跟一位叫菲尔德的已婚大佬搞在一起、一边安抚头戴绿帽的老公,并借着获取的政治资源顺利步入政坛。

  可即便如此,由于自身的能力限制特拉斯一直干得不咋样。

  这么说有理由吗?

  2006年,特拉斯当选格林威治地方议会的议员。在此期间她两次竞选议员失败,不得不在地方议会又窝了四年;2016年,她被任命为司法大臣兼大法官,可没过一年就因为表现太差惨遭降职。

  2019年,她被任命为国际贸易大臣,但在任期间几无建树;等到了2021年,她被任命为外交大臣,结果又因为各种常识性错误,把中美俄欧等一堆国家都给得罪了一遍。

  眼看着未来一片灰暗,特拉斯来了个绝招,居然搞起了模仿秀,开始模仿铁娘子撒切尔夫人,希望用这个办法来给自己赚点人气和选票,争取能实现逆风翻盘。

  1986年,撒切尔夫人出访德国时曾经受邀乘坐坦克拍照留念,于是她也在出访时主动要求乘坐坦克,并要求随行人员找角度多拍照片。

  除此之外,她甚至开始在衣着、发型和发言风格上都下了大功夫,力求跟“偶像”保持步调一致,以此来唤醒选民对那个时代的美好记忆。

  不得不说,这招很有效果。

  原本在约翰逊辞职后的党魁选举中,特拉斯在八名候选人中排名十分靠后。可到了最后阶段,投票人从高高在上的议员换成了所有保守党党员,她直接就弯道超车、成了众望所归的第一人。

  既然当上了首相,那就开始干活吧。

  现在的欧洲日子不太好过。除了能源危机、通胀高企、失业率居高不下之外,金融市场也被越来越强势的美元搞得很惨,整体形势不太乐观。

  特拉斯左思右想之下,最终还是决定向偶像取经。

  1974—1980年,英国通胀率平均达到15.9%;而在1980年,英国制造业产量下降12%;1981年,失业率超12%、12000家企业破产。

  撒切尔夫人给经济开出的药方是自由化改革。简单来说就是扩张性财政政策+紧缩性货币政策,减税、砍福利、打击工会,寄希望于市场的自发恢复能力发挥作用。

  因此她上台后的第一个预算案,就是将个人所得税的基础税率从33%降至30%,最高税率从83%下调至60%;同时,个税的起征点由8000英镑上升至10000英镑,公司所得税从52%降至35%。

  减税政府没收入咋办呢?很简单啊,卖国企、砍开支。

  二战以后,工党政府在英国组建了不少国企,覆盖了包括石油、航空、港口、煤气、电力、供水在内的很多行业。既然财政赤字因减税飙升,那就用国企私有化的方式“开源”。

  除此之外,撒切尔政府还通过削减养老金、失业金、出售公房等方式“节流”,最终以失业率飙升为代价,降低了英国政府的社会福利支出负担。

  一边是减税、一边是结构性政策改革,撒切尔最终带着英国走出了那场史诗级别的大通胀,在击溃了滞胀危机的同时,为日后持续的经济景气奠定了基础。

  要不是最后在和中国谈香港问题时不慎摔了一跤,恐怕她在英国的历史评价还能再高点。

  靠模仿秀上了台,可能特拉斯觉得这招万能,干脆拷贝了撒切尔的政策,直接推出了半个世纪以来最大规模的减税方案。

  其中包括下调公司税、最高税率、所得税基本税率,大幅削减印花税等等,以提振即将陷入衰退的英国经济。除此之外,他们还公布了一揽子“花钱计划”来应对目前的能源危机。

  减税+发钱,听起来很美好是不是?可这完全是个刻舟求剑的政策,撒切尔那会还没有美国加息这个大漩涡,而且眼下的英国既无资产可卖、同时还要面对疫情和战争的影响。

  于是就在这种尴尬的时间节点,特拉斯搞出了金融历史上的一个大奇观:财政部在缩表、抛售国债,希望抽回流动性;而英国央行在放水、买国债,为能源补贴和减税筹集流动性。

  简单来说就是左右互搏,两边政策的有效性实现了完美的互相拆台,眼看着新首相要“借钱给富人减税”、同时又要推高已经不低的通胀率,英国金融市场应声来了场史诗级大跌,股市、汇市、债市三杀。

  在特拉斯上台的第一个月内,英国股票、债券市场的总市值已至少蒸发了3000亿英镑(约合人民币2.3万亿元),这还没算上养老金市场的夸张损失。

  除了施政方针不靠谱之外,她亲手组建起的内阁班底更是让人无力吐槽。

  一般来说,英国历届政府的重要班底都是“正英旗”的白人精英,特拉斯打破了这个传统,外交大臣是非英混血的詹姆斯·克莱弗利,内政大臣是印度裔的苏拉·布雷弗曼。财政大臣就更牛了,干脆是个叫夸西·科沃滕的非洲裔。

  说实话,这构成在“黑命贵”的大潮中很“政治正确”,但专业性说不好说了。

  面对这场由自己一手缔造出来的巨大危机,新首相也直接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原先45%的个人所得税税率,不取消了;公司税不仅不降到19%,反而大幅提高到25%。

  除此之外,她还迅速通过媒体跟自己钦点的财政大臣划清界限。一开始,财政大臣还公开表示自己不会辞职,态度十分强硬。结果好不容易开完了世行和IMF年会,就得知了自己被“开除”的消息。

  可换个人上来,真的就能力挽狂澜吗?

免责声明:MT4交易软件下载平台发布此文目的在于促进信息交流,MT4交易软件下载平台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 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承担全部风险与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