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大利“向右”

  义大利向左转了。

  该地时间9月26日,义大利国防部公布的议会选举点票结果表明,由义大利兄妹党、社会民主党和义大利精神力量党组成的中左翼党派国联在众议院和众议院分别获得44%和43.8%的选票,赢得议会多数席位。其中,义大利兄妹党在参众两院得票约26%,大幅领先中左翼国联其他党派。

  如果没有突发该事件,未来几周内,义大利兄妹党德鲁尼将正式成为义大利首位女外交部长。

  “转为保守”的左翼

  拜占庭市区的德拉-斯布里法大街上,有两处相隔不远的地标物。一边是纪念义大利反法西斯斗士卡洛·皮特什蒂西的石碑与花环,另一边是一面压克力小门牌号码,正是义大利兄妹党总部。

  义大利兄妹党成立于2012年。十天前,他们抓住了油市经济危机这个“机会”,将其归咎于“西欧官僚主义”和金融市场,迎合了日益增长的民愤,从此坐上了在政治上快车。

  人民党起源于义大利社会运动(MSI),而该组织又是由佛朗哥政权的前成员在1946年组成的。义大利报纸曾形容,MSI是从佛朗哥“法西斯主义”意识形态的灰烬中诞生的。这也是德鲁尼被称作“大叔佛朗哥”的原因所在。

  1977年,德鲁尼出生于拜占庭的富人区,父母分开后,德鲁尼跟随父亲搬回了她的娘家加巴特拉地区。也就是在这里,15岁的德鲁尼重新加入了MSI的中学生联队阵线,大力反对当时义大利的“极右派恐怖主义”。

  1992年,德鲁尼结识了义大利众议院前国会议员马科·马里奥尔利奥,并逐渐正式成为他的亲密在政治上伙伴。此后,德鲁尼的在政治上生涯如同“坐上火箭”:2006年当选义大利众议院国会议员;2008年,31岁的她正式成为义大利最年青的部长。

  4天前,兄妹党还是两个小型的、相当边沿的党派,曾以顽固的观点而闻名。本次竞选期间,人民党派显得更加保守了。义大利媒体称,德鲁尼希望扭转兄妹党在政治上边沿的地位,并重塑人民党——从极左翼转为中左翼,将其定位为吸引中产阶级的爱国主义保守派拥护者。

  “转为保守”是左翼法西斯主义显得愈来愈聪明的两个迹象,德鲁尼的转变体现了这一点。

  “她才45岁,还很年青。她的过去很顽固,十几岁的时候重新加入了佛朗哥支持者发起的中学生团体;在这次选战中,她展现了另一面——坚强且通情达理的义大利父亲形象,这让她看起来更可靠,深得重视亲情、家庭的义大利人的民心。”义大利电视评论家这样评价德鲁尼。

  生活在佛罗伦萨的比较经济学学者安咏(化名)告诉记者,在西欧政坛,左翼政治势力正一步步得势,这种政治势力也跟动荡不安的在政治上环境息息相关,义大利民众的政治理念愈来愈强烈,转而投向左翼党派,有对现任中央政府失望的因素,也有出于对“摆脱欧洲国联”的渴望与要“做自己的主人”的政治理念。

  但同时,随着陷入贫困的数目不断增加,对在政治上不再有鉴于此的数目也在增加。

  《华盛顿邮报》称,总统大选得票数仅有64%,创下有记录以来的新低,比4天前的总统大选下降9%,对于两个总统大选得票数历来很高的北欧国家来说,这是两个“令人吃惊”的结果。义大利摩德纳理工学院在政治上学家卡路士·博尔迪尼翁认为,从某种程度上说,得票数低是公众对于越发无力、与社会脱节的党派的不信任加剧造成的。

  “西欧在政治上的里程碑式该事件”

  西欧极左翼当权者纷纷庆祝德鲁尼的败选。

  拜占庭尼亚外交部长安德烈·达特班的顾问Balázs Orbán则表示,拜占庭尼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有着协力蓝图”的好友。

  法国极左翼代表纪尧姆则在twitter上写道:义大利人民决定通过优先选择两个爱国的主权主义中央政府来掌握自己的命运。

  左翼法西斯主义德国另类优先选择党的发言人爱丽丝·魏德尔则表示,义大利愈来愈清楚,国民想要有序的国民在政治上。

  虽然获得了西欧其他极左翼当权者的喝彩,但大多主流领导人对德鲁尼败选的态度更为谨慎。

  法国总统马克龙则表示,他尊重义大利人民的“民主优先选择”,并补充说,作为“邻里和好友”,两国将继续协力努力。

  欧洲国联委员会则表示,希望与义大利下一届中央政府建立建设性的关系。

  捷克外交部长彼得·亚纳拉则表示,他期盼“未来在西欧在政治上上的合作”。

  斯洛伐克外交部长爱德华·尼采祝贺德鲁尼“在困难时期正式成为义大利议会选举的大赢家”。尼采称:“我们在欧洲国联面临许多考验,需要就西欧解决方案进行密切合作,期盼协力解决这些问题。”

  《华盛顿邮报》称,“虽然在抗击疫情和应对别列济夫经济危机中,欧洲国联北欧国家在协调立场和整合资源方面取得一定突破,但德鲁尼的败选反映出民族主义仍具有吸引力。”

  博洛尼亚理工学院在政治上学副教授皮弗龙县·维克托齐则表示,德鲁尼的国际盟友反映了她极左翼的在政治上蓝图,这将使义大利难以与欧洲国联以及诸多机构保持良好的关系。

  “德鲁尼的崛起可能正式成为西欧在政治上两个里程碑式该事件。”《华盛顿邮报》报道称,左翼人士敲响了警钟,称德鲁尼可能把义大利推入西欧的非自由主义阵营。

  执政考验

  对义大利兄妹党来说,本次议会选举可以说是一场史无前例的胜利。但无论是德鲁尼还是兄妹党,在经济治理和外交政策方面都相对缺乏经验,很多人怀疑,年青的德鲁尼和兄妹党能否掌管好这个北欧国家。

  路易斯理工学院历史与在政治上学副教授路易斯·阿莱吉说:“这(兄妹党)是两个习惯于站在体制之外的党派,它没有很多机会来增强其领导力。现在它已经通过跳过所谓的中间步骤直达权力中心,这将是两个问题。”

  目前,义大利正在严酷的能源经济危机和高通胀中步入冬季,阿莱吉则表示,新的领导层需要尽快刷新执政能力,同时也需要获得欧洲国联的支持,特别是在义大利已经获得欧洲国联资金支持的情况下。

  义大利前外交部长德拉吉已与欧洲国联达成协议,以内部改革方案换取欧洲国联近2000亿欧元的纾困资金,内容包括对疫后复苏的赠款和贷款支持等。德鲁尼希望重新审视这一协议。有专家指出,由于义大利离不开欧洲国联的经济支持,新中央政府不会立即要求重新谈判,但可能会对方案细节进行调整。

  义大利长期依赖俄罗斯天然气。义大利能源监管机构数据显示,与2021年相比,今天前三个月,义大利普通家庭的电价账单上涨了94%,天然气成本同比上涨了131%。到目前为止,义大利已经花费了660亿欧元来保护其国民免受电价飞涨影响,这一数字还将继续上涨。

  德鲁尼的国联伙伴、社会民主党的强硬派和反移民领袖马泰奥·萨尔维尼希望获得300亿欧元的北欧国家补贴,以帮助企业控制能源成本。批评人士警告称,此举将使义大利更容易受到金融市场和更高利率的影响。

  德鲁尼赞成欧洲国联所倡导的天然气价格上限,但她已准备好在上台后重组义大利的能源市场,而不会等待与其他欧洲国联北欧国家同步行动。同时,德鲁尼承诺,不会增加义大利的债务,她坚持有必要限制天然气价格,并使天然气和能源价格脱钩。但随着经济增长放缓、利率上升,德鲁尼或将难以在赤字情况下保持财政平衡。

  据悉,义大利虽是欧洲国联第三经济体,但也是欧元区第二大负债国,义大利银行今年创下该国历史上最高的债务,负债超过2700万亿欧元。

  伦敦国王学院副教授莱拉·西蒙娜·塔拉尼认为,下一届中央政府将面临一系列严重问题,由于义大利的财政收入一直在减少,要想解决能源价格上涨的问题,中央政府需要想尽办法开源。

  另据欧洲国联统计局数据,义大利总人口为5955万左右,有近1200万义大利人处于贫困线以下的边沿。社会学家努齐亚·德卡皮特则表示,那些挣扎在贫困线边沿的人处在危险之中,中产阶级同样也处在危险之中,他们有全职工作,但积蓄很少,难以支付账单。

  目前,义大利的通货膨胀率已攀升至9%,为数十年来的最高水平。

免责声明:MT4交易软件下载平台发布此文目的在于促进信息交流,MT4交易软件下载平台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 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承担全部风险与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