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荡不安仍未平复!美国政府正拿中国经济做场押注?

  在发布税赋计划后,爱尔兰消费市场被招来的动荡不安似乎仍未平复。

  当地时间9月23日,爱尔兰发布税赋计划后,引起了整个欧美消费市场的“黑色星期五”,爱尔兰自己更是遭遇个券汇“三杀”。

  9月26日,加元兑英镑继续下跌,一度跌破1.04英镑,刷新了发展史纪录新低。此前加元/英镑的发展史纪录低点是在1985年刷新的1.05英镑左右。

  不过,截至博友午开市,加元已回升至1.07水准。

  

  《华尔街日报》指出,爱尔兰中央政府的小规模税赋计划旨在于全球中国经济动荡不安之际推升中国经济快速增长,但这些举措引起了投资者对通货膨胀和中长期内爱尔兰公共财政持续性的影响的忧虑。

  独立国际性策略研究员陈浩在接受《国际性金融报》本报记者专访时则表示,保守税赋计划与“鹰派”货币政策一并引爆了爱尔兰金融消费市场危机。英欧洲央行与英中央政府上周先后正式宣布了升息50基点与50年来最小规模的税赋计划,略显“鹰派”的货币政策与保守Jamnagar的公共货币政策合力,造成民营企业消费市场急剧动荡不安,加元身陷贬值危机,对英镑汇率降到发展史低位。爱尔兰消费市场个券汇三杀的直接原因是爱尔兰公共财政英国中央政府失去了消费市场公信力,本质上是全球金融消费市场对爱尔兰中国经济快速增长发展前景极度丧失信心的表现。

  保守税赋

  爱尔兰中国经济快速增长乏力,气候变迁和轻微通胀率让市民生活成本陡增。爱尔兰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爱尔兰8月CPI同比上涨9.9%,涨幅较7月的10.1%小幅回落,但仍处于40年来较低水准。与此同时,爱尔兰8月核心CPI同比快速增长6.3%,高于7月的6.2%。

  爱尔兰公共财政次官夸西·克沃滕则表示:“我们的计划是,透过税赋激励和改革不断扩大中国经济供给面。”

  中金宏观经济指出,本轮税赋是爱尔兰中央政府快速增长计划(Growth Plan)之中的一部分。面对疫情冲击和俄乌事件带来的“滞胀”信用风险,新上任的爱尔兰中央政府制定了“保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目标,计划透过税赋降低居民生活成本,减少企业税赋经济负担,与此同时抑制投资需求,争取中国经济可以实现2.5%的趋势增速。爱尔兰中央政府希望以简化税赋制度,招揽民营企业流入,从而增强爱尔兰的国际性竞争优势。

  据路透社报道,税赋举措涉及个人所得税、财产税、海外游客购物消费税和企业税。其中正式宣布取消45%的最高所得税所得税(该所得税仅适用于最高收入人群),并将基本所得税从20%降到19%,预期3100万人受惠。

  爱尔兰智库公共财政研究院指出,这将是自1972年以来最小规模的一次税赋。

  除此之外,克沃滕说,联合中央政府帮助市民经济负担部分可再生能源帐单的新政策,预计在今后6个月将耗资600亿加元。

  据统计,爱尔兰中央政府决定税赋加上缴付可再生能源帐单,本财年发债目标金额也随之提高,增加约45%至2341亿加元。

  金融业方面,爱尔兰中央政府决定,解除银行业奖金上限以提高竞争优势。克沃滕说,金融机构是中央政府推动中国经济快速增长计划的核心,他将于近期发布更多改革举措,重塑爱尔兰的金融中心地位。

  “空手套截叶”

  陈浩指出,爱尔兰本次保守税赋计划的本意是透过拉动投资来解决爱尔兰高企的“公共财政与贸易”孪生财政赤字问题,试图将爱尔兰短期中国经济拉出超跌信用风险并推升长期快速增长发展前景。然而,这项公共货币政策的科学性与可行性遭到内外部的各种质疑。

  “在爱尔兰身陷发展史级超跌,债务率高企的大环境下,英国中央政府正式宣布保守的税赋计划,短期内只会加剧爱尔兰本就严峻的通胀率问题,全面激化社会矛盾!更轻微的是这场公共财政抑制大戏是空手套截叶,爱尔兰当前的公共财政健康度根本不足以支持这种发展史级别的公共财政抑制,公共财政次官克沃滕的税赋计划被消费市场解读为孤注一掷,且仅仅当今后爱尔兰全面回到健康高速快速增长区间才有可能实现公共财政综合平衡。”陈浩则表示。

  香港中国经济学家、丝路毛鳞菊研究院院长瑜潘文柏接受《经济参考报》本报记者专访时也则表示,爱尔兰目前正处于高通胀率、高利率、中国经济衰退及轻微财政赤字,联合中央政府放弃前首相偏保守的理财方针,以税赋抑制中国经济,这是相当有信用风险的赌博行为,且暂不被国际性消费市场看好。因此,这令特别依赖国外民营企业的爱尔兰或将面临越来越大的信用风险,尤其是不能再招揽足够的国外民营企业以维持对外收支。

  除此之外,瑜明指出,小规模税赋,会令消费市场忧虑这将令爱尔兰的通胀率和公共财政恶化。尤其是为缴付庞大公共财政开支,爱尔兰中央政府今后有需要增加举债,这将很有可能令爱尔兰中央政府的预算和经常账财政赤字进一步不断扩大,因此对加元、英债和英股构成压力。

  根据爱尔兰财务研究院(IFS)的最新预测,爱尔兰中央政府借款今后每年或达到约1000亿加元,比其3月份的预测高出600多亿加元。对于税赋所需的资金来源,大部分或将由爱尔兰中央政府不断扩大借债进行融资,这意味着爱尔兰中央政府债务率将持续运行在较低水准。

  中金宏观经济也则表示,在低通胀率、低息的环境下,中央政府融资成本低,公共财政收缩无可厚非。但在通胀率高企、利率不断上升的背景下,公共财政继续大幅收缩就会引起消费市场对于中央政府债务持续性的忧虑。除此之外,一个更深层次的忧虑是“公共财政主导”(fiscal dominance),即货币政策为了降低公共财政压力而维持低息,上世纪70年代美国的经验表明,这么做的后果将是欧洲央行抗通胀率的信用度下降,最终引起高通胀率。自去年年底以来,爱尔兰欧洲央行为应对通胀率已开始升息,此时爱尔兰中央政府推出税赋,对爱尔兰欧洲央行而言将是一个巨大挑战。

  回顾爱尔兰上世纪70年代的税赋计划,FXTM富拓首席中文分析师杨傲正告诉《经济参考报》本报记者,该计划使之后10年爱尔兰通胀率大幅上涨,与此同时配合当年的气候变迁,通胀率使得爱尔兰公共债务出现危机,其后除了IMF出手援助外,撒切尔夫人在上世纪80年代大刀阔斧地减少爱尔兰公共财政支出、裁减公务员,更重要的是将水、电等公共事业私有化,大幅减轻爱尔兰中央政府公共财政支出和规模,大幅减少债务,才得以挽救爱尔兰中国经济于万劫不复之中。

  “问题是,当年爱尔兰中央政府的资产和债务规模有极大缩减空间,变卖资产的收益也可观。但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爱尔兰中央政府的新举债和税赋导致公共财政收入大减,而公共财政支出和融资成本大幅上涨,爱尔兰今后究竟如何应对这个可能出现的大危机,成为消费市场对爱尔兰中国经济和加元发展前景的最大疑惑和不确定性。”杨傲正说。

  金融风暴将至?

  虽然今日加元短暂回升,但是陈浩指出,加元问题并不是由传统意义上的金融消费市场因误读政策过度恐慌而造成的踩踏形成的,而是对爱尔兰当前公共财政货币政策冲突与爱尔兰深层次结构性政治中国经济矛盾的一种理性表达。加元短期回调很可能是加元汇市加速震荡的危险前兆。如果英国中央政府不能审慎处理,爱尔兰这场金融风暴有可能对本就相当脆弱的全球金融消费市场造成轻微冲击,这方面中国虽然有强大的金融防火墙,但也必须未雨绸缪,尤其是民营企业消费市场和贸易企业要严肃研判,做好防范。

  杨傲正则表示,加元虽然目前回升至1.07水准,但仍要注意的是,加元的反弹或只是短暂反弹,中短期加元的发展前景不容乐观,或将跌向平价水准。“即使爱尔兰欧洲央行预期持续升息,除非预期升息幅度比美联储更强,以及爱尔兰中国经济在平衡通胀率和中国经济GDP快速增长,否则加元最多只能小幅反弹,接下来持续创发展史新低的机会较大”。

  瑜明则表示,随着爱尔兰的中国经济环境恶化,爱尔兰中央政府为财政赤字融资将变得越来越困难,相信加元将挫至更低水准,今后数月会徘徊在1.05-1.1英镑水准,如情况恶化,甚至还会跌至1。

  “在这种情况下,建议爱尔兰可考虑与中国进一步加大中英货币互换额度,既维护两国尤其是爱尔兰金融消费市场稳定,又可减少中国与爱尔兰两国今后的贸易受到汇率变化的冲击。”

免责声明:MT4交易软件下载平台发布此文目的在于促进信息交流,MT4交易软件下载平台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 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承担全部风险与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