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帮叶利钦忙”?!

  该地天数9月25日23时,义大利国会选举投票表决各个环节结束。依照义大利新闻媒体正午公布的出口产品民意调查,由义大利兄妹党、国联党和义大利精神力量党组成的中右翼国联赢得了约45%的投票表决,领先其他党派。由自由党领导的中右翼国联得票约为27%。

  然而,那场选举中最引人注目的字眼或许是“义大利法西斯主义头目佛朗哥”。西方“非主流”新闻媒体与当权者显得很是担心:新“佛朗哥”完蛋了,法西斯主义完蛋了……

  比如“当权者广播网”西欧版和《纽约时报》等新闻媒体报道称,假如在此之前预测和出口产品民意调查结论精确,本次义大利投票者投票表决挑选出的将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佛朗哥垮台以来最右翼的中央政府,而来自“义大利兄妹党”的乔治娅·德鲁尼(Giorgia Meloni)将正式成为义大利历史上首位女外交部长

  截至发稿,义大利主要中右翼党派自由党宣称胜选。德鲁尼则宣布胜选,并则表示会率领下两届义大利中央政府,服务于大部份义大利人。

  作为G7北欧国家和欧元区第三大新兴市场,义大利的本次选举备受关注。这一切,正好发生在俄乌冲突之际,当前多国通货膨胀加剧,西方北欧国家对抗俄罗斯压力重重,义大利以及西欧的经济也到了“关键时刻”。

  虽然已有所向中间看齐,但在外界看来,在此之前德鲁尼所持的“反欧洲联盟”、“反华工”等态度较为顽固,其“分裂”的在政治上身份标签不仅会让义大利亚洲地区陷入激辩,也可能会向欧洲联盟决策层收到具有破坏力的声音。她的批评者就警示称,德鲁尼可能会把义大利拉入两个与立陶宛和罗马尼亚宁堡的非保守主义集团,并造成西欧地区的局势紧张。

  对此,欧洲联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前几日已对义大利收到警示,暗示会祭出像对立陶宛和罗马尼亚那样的惩罚措施,这番论调在义大利亚洲地区引发了轩然大波。

  值得注意的是,德鲁尼在选举期间曾鼓噪对华强硬并发表婚姻家庭负面论调,中国驻义大利使馆发表声明9月23日已针对有关论调表达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发表声明强调,两个中国原则是国际社会普遍共识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是中国同包括义大利在内的大部份北欧国家建立和发展外交关系的在政治上前提和基础。

  《纽约时报》指出,在此之前预测和部分计票结论均显示,中右翼国联预计将在本次选举中大获全胜,原因在于右翼各党派结成了右倾国联中央政府,而右翼则不然。在右翼国联中,有两支极右势力,其中就包括了德鲁尼所领导的义大利兄妹党。

  依照义大利国家电视台下属民意调查机构对众议院票的部分统计,义大利兄妹党赢得24.6%的票,反华工的国联党赢得8.5%的票,前外交部长贝卢斯科尼的义大利精神力量党赢得8%的票。

  “当权者广播网”西欧版称,总体而言,右翼国联将赢得众议院42.2%的票。民意调查机构SWG早些时候进行的出口产品民意调查则显示,右翼国联有望赢得43%至47%的票。

  义大利国际社会科学自由大学(Luiss University)在政治上工程学系的乔瓦尼·卡斯特拉尼(Lorenzo Castellani)分析称,最终的投票表决结论对于德鲁尼重新组建长期中央政府至关重要。他则表示,假如右翼国联赢得42%的票,足够重新组建中央政府,但在众议院仍将受到极大限制。

  而假如出口产品民意调查精确,赢得43%至47%的票就意味着至少拥有15至20名众议院多数议席,未来执政则将更为稳定和没有阻碍。

  该地天数26日,义大利主要中右翼党派自由党宣称其在大选中落败,并则表示人民党派将正式成为下届国会中最大的执政党。义大利自由党高级议员德博拉·塞Viluppuram尼在人民党对选举结论的首次官方评论中则表示:“这对北欧国家来说是两个悲伤的夜晚。(右翼)在国会中多数,但在整个北欧国家中不多数。”

  同时据法新社消息,义大利兄妹党的德鲁尼宣布胜选,并则表示会率领下两届义大利中央政府,服务于大部份义大利人。她说道:“义大利人已收到两个明确的信号,他们全力支持的是义大利兄妹党领导的右翼中央政府。”

  在四年前的选举中,德鲁尼的义大利兄妹党只赢得了4%的票,本次选举则见证了“边缘人物”德鲁尼全力支持率的惊人飙升。自10年前义大利兄妹党成立以来,人民党一直处于执政党地位,德鲁尼的大受欢迎,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她未和前几届中央政府产生联系而受到影响。

  9月25日的投票表决只是填补了义大利国会议席,外交部长将在稍晚时候间接挑选出。由于义大利兄妹党在那场选举中赢得了最多票数,45岁的德鲁尼有望从义大利总统那里赢得重新组建中央政府的授权机会,这个过程估计至少需要两个月天数。

  德鲁尼的批评者警示称,她的崛起可能会正式成为西欧在政治上上的两个划时代事件,将义大利拉入两个与立陶宛和罗马尼亚宁堡的非保守主义集团,并造成犹如贯穿西欧大陆心脏的紧张局势。

  《纽约时报》认为,假如德鲁尼正式成为义大利外交部长,她所获的权力要远远大过法国和德国等西欧主要新兴市场的右翼当权者。而就在不久之前,丹麦右翼阵营以约1个百分点的微弱优势在国会选举中胜出,极右党派丹麦自由党更是正式成为了亚洲地区第二大党派。

  报道称,在担任义大利兄妹党领导人的十年间,德鲁尼信奉许多顽固态度。比如:她主张解散欧洲央行,反击欧洲联盟许多“不知名官僚”正用“种族替代”之名将大批华工引入义大利,还认为西欧一体化应该受到限制,各国应该更加自主。

  但随着其党派越发受到全力支持,德鲁尼在许多问题上的态度显然已向中间看齐。她试图将义大利兄妹党重塑为两个非主流保守党派,以吸引更成熟的投票者,并在乌克兰问题上完全站在北约和美国一边。她还拒绝全力支持其盟友在养老金和税收方面不切实际的承诺。

  多家新闻媒体都指出,本次义大利投票者选择全力支持的,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佛朗哥垮台后最右翼的中央政府。虽然德鲁尼曾强调,义大利右翼很早以前就把法西斯主义主义“交给了历史”,但其对手依旧抨击称,她的党派中包含了许多“法西斯主义同情者”。

  此外,尽管德鲁尼一直全力支持乌克兰,但她的国联中的其他人物则对俄罗斯表现出了“好感”。国联党领导人马泰奥·萨尔维尼 (Matteo Salvini)曾穿过一件印有普京头像的衣服,并在2017年与俄方签署过合作协议,他最近还对反俄制裁的有效性提出了质疑。前外交部长贝卢斯科尼也与普京交情颇深,前不久他还则表示,普京发动特别军事行动只是为了“顺应民意”,意在用“正派人”取代泽连斯基。

  竞选期间,义大利中右翼自由党领导人恩里克·莱塔(Enrico Letta)称,假如义大利人把权力移交给右翼,他们就是在“帮普京的忙”。他还说:“这将是第一次有两个欧洲联盟大国被置于两个不亲西欧的人的模式之下。”

  9月22日,欧洲联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谈及义大利国会选举时的一番话震惊了该国政坛,多名候选人将她的论调视为对义大利在政治上的干涉乃至威胁。

  据“当权者广播网”西欧版9月23日报道,冯德莱恩前一天正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参加一次会议,一名与会者向她指出,在周日即将举行的义大利国会选举中,有“与普京关系密切的人物”,对此她们是否会有忧虑。

  冯德莱恩先是称:“我的做法是,无论哪个民主中央政府,只要愿意与我们合作,我们都会携手共进。”但她接着说道:“我们走着瞧吧,假如事情朝着困难的方向发展——像我提过的罗马尼亚和立陶宛——我们有手段。”

  路透社认为,这里暗示的困难可能是指义大利极右当权者德鲁尼及其领导的兄妹党,人民党被认为很有可能会赢得大选。而手段则是指欧洲联盟委员会在此之前以腐败为由建议停发罗马尼亚的75亿欧元援助资金,这是欧洲联盟在新冠疫情后宣布将成员国是否遵守国联内的“法治和民主原则”与资金拨付挂钩后的首起此类案例。

  除了罗马尼亚,立陶宛也曾因司法改革同欧洲联盟产生矛盾,欧洲联盟冻结了立陶宛的356亿欧元新冠疫情复苏资金,并于10月27日起对立陶宛处以每日100万欧元罚款。

  而针对西欧多国右翼势力开始抬头的迹象,法国极右党派“国民国联”领导人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9月18日则认为,丹麦和义大利所出现的情况犹如一次“爱国浪潮”,是一场“在政治上革命”,“西欧北欧国家的伟大回归将势不可挡”。她形容,欧洲联盟已经不再是两个“联合体”,而是变得“帝国主义”,极右的上台就是对当前欧洲联盟的一种否定。

  选举期间,德鲁尼曾发表过许多婚姻家庭负面论调,借台湾问题说事、鼓噪对华强硬。中国驻义大利使馆发表声明9月23日曾回应指出,中方对有关论调表达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

  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台湾问题事关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纯属中亚洲地区政,不容任何外来干涉。两个中国原则是国际社会普遍共识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是中国同包括义大利在内的大部份北欧国家建立和发展外交关系的在政治上前提和基础。我们敦促相关人士认识到台湾问题的高度敏感性,切实遵守两个中国原则,避免向“台独”分裂势力收到错误信号。

  无论国际局势如何变幻,坚持开放合作、互利共赢始终应正式成为中意关系发展的非主流。中方高度重视发展对义大利关系,愿同意方共同把握好中意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正确发展方向,坚持相互尊重,维护中意友好,深化经贸、文化、旅游等各领域互利合作。期待义大利各界朋友在推动中意关系方面继续发挥更多积极作用。

免责声明:MT4交易软件下载平台发布此文目的在于促进信息交流,MT4交易软件下载平台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 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承担全部风险与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