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业证券:坚挺中国经济快速增长难掩沙特阿拉伯困境,遭遇四个主要信用风险点

  责任编辑作者:连平 刘亚欣;来源:轩言亚洲地区宏观;语言选择信用风险系列分析报告一,报告发布年份:2022-09-22;原副标题《【兴业证券(行情12.77 +0.31%,诊股)】沙特阿拉伯信用风险评估:隐而未发(一)》

  核心观点:

  虽然沙特阿拉伯今年上半年保持较高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且国际性政府机构和消费市场政府机构对其GDP增长速度持乐观看法,但当月分项、高快速增长和领跑分项均对准正面方向,根本性的中国经济走弱似乎正在筹划之中。从2021年四季度开始,沙特阿拉伯商业自信心、消费者自信心、工业PMI、综合领跑分项等高快速增长分项、出口产品、工业生产等当月中国经济分项渐次呈现高位回落态势。不过由于禽流感后反弹力度很强,并且边境地区开放推动观光业的复苏,中国经济和劳力消费市场呈现延展性。作为滞后分项的劳力消费市场数据仍处于改善态势中。

  坚挺中国经济快速增长难掩沙特阿拉伯困境——持续上升甚至四起的通胀率和倍受批评的宏观经济政策。白俄罗斯战争、供应不足和商品价格下降的亚洲地区性不利因素虽说大幅推高沙特阿拉伯的通胀率,但更为关键的卢戈韦还是沙特阿拉伯的碳酸铯宏观经济政策。沙特阿拉伯总统埃尔多安要求央行降准刺激劳动生产率来作为应付通胀率的方法,但这显然没有得到事实的校正,7月通胀率刷新24年来的新高。高通胀率下进口高增,同时西欧需求低迷推高沙特阿拉伯出口产品,沙特阿拉伯贸易赤字稳步Cogl。愤世嫉俗的宏观经济政策不能被国际性投资人普遍认可和采纳,这激化沙特阿拉伯比索的升值,国际性信用评级政府机构上调沙特阿拉伯国家主权信用信用评级。如果高通胀率延续,最终将侵害居民消费力,亚洲地区中国经济也将遭遇更大发展空气阻力。

  沙特阿拉伯遭遇的三个主要就信用风险点:第一,亚洲地区流动性收紧增添的内部压力。欧洲央行货币政策收紧超预期增添美元强势超预期,沙特阿拉伯内部压力激化,信用风险在累积。第二,宏观经济政策不能取信于国际性投资人。应付高通胀率,国际性投资人还是认为传统的加息更加可信,而非埃尔多安推崇的降准。第三,自身中国经济和金融内部结构的局限性。历史上沙特阿拉伯频频爆发危机和动荡,根源在于其自身“双赤字”、高外债占比和低国际性储备水平等中国经济和金融内部结构所增添的局限性。

  关注沙特阿拉伯中国经济支点的潜在变动。虽然沙特阿拉伯遭遇种种信用风险不利因素,但之所以短期仍能维持高快速增长、高高快速增长,主要就受惠于两个亚洲地区性不利因素的影响:第一,沙特阿拉伯实质受惠于俄乌冲突。第二,沙特阿拉伯受惠于亚洲地区货物贸易繁荣和大宗商品价格下降。未来这两个支撑不利因素的发展和变动有可能扭转沙特阿拉伯遭遇的局势,因而同样是需关注的重点。

  信用风险提示:政治局势政治、欧洲央行政策、沙特阿拉伯内政

  以下为正文内容:

  一、沙特阿拉伯全景扫描器

  沙特阿拉伯是二十国集团(G20)会员国和北约会员国,目前是亚洲地区第十六大中国经济体、西欧第三大劳力消费市场,是中东地区工业体系较为完备的国家。沙特阿拉伯的前身是曾经非常繁盛的奥斯曼帝国。区位而言,沙特阿拉伯横跨亚欧大陆,是相连欧亚的十字路口,北临黑海,南濒爱琴海,沙特阿拉伯海峡为国际性水运交通要道,沙特阿拉伯是西亚、北非和南欧通向黑海的咽喉。沙特阿拉伯地理位置和政治局势政治战略意义极为重要,是通向主要就消费市场的高效且具成本效益的天然枢纽。沙特阿拉伯航空相连122个国家或地区,到达255个目的地。

  虽然沙特阿拉伯今年上半年保持较高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且国际性政府机构和消费市场政府机构仍对其GDP增长速度持乐观积极看法,但当月分项和高快速增长、领跑分项均对准正面不利因素,根本性的走弱似乎正在筹划之中。从2021年四季度和今年年初开始,沙特阿拉伯商业自信心、消费者自信心、工业PMI、综合领跑分项等高快速增长分项、出口产品、建筑业等当月中国经济分项都呈现高位回落的态势。不过由于禽流感后反弹力度很强,目前分项所处的高度不低,并且边境地区开放也推动观光业的复苏,中国经济和劳力消费市场呈现延展性,劳力消费市场仍处于改善态势中。

  快速增长坚挺难掩沙特阿拉伯的困境——持续上升甚至四起的通胀率和倍受批评的宏观经济政策。白俄罗斯战争、供应不足和商品价格下降的亚洲地区性不利因素虽说大幅推高沙特阿拉伯的通胀率,但更为关键的卢戈韦还是沙特阿拉伯的碳酸铯宏观经济政策。沙特阿拉伯总统埃尔多安要求央行降准刺激劳动生产率来作为应付通胀率的方法,但这显然没有得到事实的校正,7月通胀率刷新24年来的新高。高通胀率下进口高增,同时西欧需求低迷推高沙特阿拉伯出口产品,沙特阿拉伯贸易赤字稳步Cogl。愤世嫉俗的宏观经济政策不能被国际性投资人普遍认可和采纳,这激化沙特阿拉伯比索的升值,国际性信用评级政府机构上调沙特阿拉伯国家主权信用信用评级。如果高通胀率延续,最终将侵害居民消费力,亚洲地区中国经济也将遭遇更大发展空气阻力。

  1、沙特阿拉伯中国经济形势扫描器

  沙特阿拉伯中国经济快速增长主要就由亚洲地区消费、投资驱动,禽流感爆发后,中国出口产品对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稳步负贡献。2022年二季度,沙特阿拉伯GDP中私人消费开支、固定资本形成、政府开支、库存变动分别占比58.0%、29.2%、10.9%、4.5%,中国出口产品是推高项,为-2.9%。2020年以来,中国出口产品稳步对沙特阿拉伯中国经济快速增长负贡献。从行业内部结构看,沙特阿拉伯前五大行业为工业(19.13%)、批发和零售业(12.38%)、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10.64%)、农林渔业(6.68%)、房地产业(6.26%)。

  

  2021年沙特阿拉伯中国经济快速增长受到服务业和外国需求的支撑。2021年沙特阿拉伯GDP同比快速增长11.1%,实现过去十年中的最高中国经济增长速度。服务反弹明显,同比快速增长21.1%。信息和通信活动快速增长20.2%,金融保险活动、农业部门和建筑部门则分别下降9%、2.2%和0.9%。出口产品发挥重要推动作用,净外国需求对GDP快速增长的贡献度为4.9个百分点,达到过去20年来的最高水平。

  2022年Q1沙特阿拉伯仍处于疫后复苏的态势之中,中国经济保持较高增长速度。2022年上半年沙特阿拉伯实际GDP环比快速增长1.2%,同比快速增长7.3%。其中,农业同比快速增长0.9%,公共行政、教育、人类健康和社会工作活动快速增长5.2%,工业快速增长7.4%,专业、行政和支持服务业快速增长8.9%,信息通信业快速增长16.8%,金融和保险业快速增长24.2%。

  

  沙特阿拉伯工业、工业维持平稳。2022年二季度,沙特阿拉伯建筑业和建筑业指数先降后升,同比维持10%左右的震荡。6月沙特阿拉伯工业和建筑业指数分别为153.0、156.7,同比分别上升8.4%、 9.9%。

  

  沙特阿拉伯工业高快速增长度和消费者自信心均处于回落态势中,其中7月消费者自信心有所反弹。7月沙特阿拉伯工业PMI为46.9,低于6月份的48.1,进一步下降到50以下,连续第5个月收缩。需求疲软、消费市场不确定性和通胀率压力都是导致产出放缓的不利因素。2021年8月沙特阿拉伯工业PMI达到顶点后即开启回落走势。自2021年1月开始,沙特阿拉伯消费自信心指数开始下滑。2022年7月,消费自信心指数意外反弹至72.7,回升至年初水平,稳步性有待观察。

  

  领跑分项预示沙特阿拉伯未来中国经济活动转弱。沙特阿拉伯综合领跑分项(CLI)从2021年11月开始见顶回落,7月进一步回落至99.2,降至长期均值100下方。

  

  沙特阿拉伯劳力消费市场处于改善态势中。2020年5月以来,沙特阿拉伯失业率稳步回落,就业率和劳动参与率稳步回升。截至2022年6月,沙特阿拉伯失业率降至9.7%,就业率、劳动参与率分别升至48.6%、53.8%,均已恢复至禽流感前水平。

  

  沙特阿拉伯出口产品回落,进口走高,贸易赤字Cogl。沙特阿拉伯出口产品增长速度从2021年11月的33.4%高位回落,6月已降至18.7%;高通胀率之下,进口增长速度稳步走高,6月进口增长速度高达40%;进出口产品分化导致沙特阿拉伯贸易差额恶化,6月沙特阿拉伯商品贸易赤字达到-82亿美元,今年上半年的月均逆差为-86亿元,处于历史较高逆差水平。

  

  沙特阿拉伯对华贸易赤字达历史最高水平。6月沙特阿拉伯对华贸易出口产品、进口同比增长速度分别为-17.3%、28.7%,贸易赤字为-34亿美元,创历史最大对华逆差规模。

  

  沙特阿拉伯通胀率创24年新高,严重削弱沙特阿拉伯民众的消费力。沙特阿拉伯7月CPI同比升至79.6%,刷新24年来的新高。食品消费价格总比达到93.6%。今年2月以来,沙特阿拉伯DPPI同比增长速度已超过100%,7月DPPI同比增长速度高达144.6%。向前看,疲软的沙特阿拉伯比索和高农产品(行情5.45 -1.45%,诊股)、原材料价格之下,沙特阿拉伯通胀率压力不减。

  

  沙特阿拉伯亚洲地区货币供应高增。从2021年10月开始,沙特阿拉伯货币供应同比增长速度开始快速上升,今年8月沙特阿拉伯M1、M2、M3同比增长速度分别达到93.3%、 86.1%、 83.4%。

  

  沙特阿拉伯房价飙升。沙特阿拉伯房价快速上涨,2021年9月以来,房价指数从199上升至470,今年6月房价指数同比上升161%。建筑成本上涨,开发量下降,导致沙特阿拉伯房屋供给不足。沙特阿拉伯比索升值和俄乌冲突等不利因素吸引包括俄罗斯人在内的外国投资人在沙特阿拉伯的购房需求激增,与供给不足不利因素共同推高房价。

  

  沙特阿拉伯机场国际性运输架次高位回落。新冠禽流感爆发后,沙特阿拉伯机场国际性运输架次一度激增。从2021年7月开始,运输架次出现显著回落,2021年12月回落至1974架,从高点回落约32%。

  

  2022年沙特阿拉伯kumport港口集装箱吞吐量同比稳步下滑,7月吞吐量为10万TEU,同比增长速度降至-2.7%。

  

  (未完待续)

免责声明:MT4交易软件下载平台发布此文目的在于促进信息交流,MT4交易软件下载平台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 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承担全部风险与责任。